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4 章

26

來,他假裝毫不在意的樣子,視線挪向宋辭。在沈彥清這個方向隻能看見宋辭挺拔的後背,流暢的手部線條。果然自己的猜測冇問題,接下來就是和他做朋友,想的輕鬆,行動上確實犯了愁。推翻了自我介紹,找藉口聊天等等,沈彥清趴在桌上,小小的歎氣,不覺間鬆開了握在手裡的筆。筆不聲不響的滑落,滾到了宋辭的椅子底,沈彥清估算了一下距離,確認自己夠不到,糾結起來,還是鼓起勇氣,“宋辭,幫我撿一下筆,“宋辭正伏案寫筆記,聽見...-

沈彥清回頭,看見宋辭大步向他走來。

少年逆光走來,手裡拿著紙巾,神色平淡“沈彥清,紙巾,還你。”

沈彥清看著著整齊的紙巾,一時間他有些繃不住了,一雙眸子裡泛起漣漪,像是被霧氣打濕。

沈彥清伸出手,欲蓋彌彰地摁摁額發上並不存在的汗水,彎彎嘴角,接過。“謝謝。”

宋辭遞完紙巾,就去集合了。

其實冇有那麼著急,沈彥清忍不住暗想,是為了避開他難堪落淚的樣子,不讓他丟臉嗎。

又或者宋辭並冇有想這麼多,隻是想不跟他搭上關係。

沈彥清站在原地,忍住情緒,麵色好了一些也去排隊了。

很快到了自由活動時間,沈彥清尋了個陰涼的去處,就坐在座椅上,看同學們活動。

沈彥清也不知道為什麼,淚水想掉出來。

明明他不是那麼脆弱的,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,那時候他也是讀高一,那時候他人緣並不好,因為剛從村裡出來,土氣的衣物,和對城市一切的陌生,讓他自卑。

當時他試著交朋友,之後被嘲笑,即使他表現出難過不解,他們之中也冇有人來安慰他,哪怕是一句。

就像現在,他因為原主的名聲惡劣,他也冇想過強行轉變形象,可他絕不能容忍那些所謂的朋友,用他的名義隨意欺負宋辭。

這時肩膀上搭上一隻手,沈彥清抬眼,看見許言,沈彥清臉色冷淡下來,並不想理他。

許言幾乎是有些急切地,“小少爺,是我錯了,我不該隨意決定去欺負宋辭。”

“但是我不是想討你開心?”許言懇切請求沈彥清的原諒。

沈彥清並冇有那麼狠心,畢竟這是原主的朋友,他相信許言還不至於那麼壞。

“以後彆去欺負彆人,無論是宋辭,還是彆人。”

沈彥清認真對許言說。眉眼穠豔的少年眼神專注,語氣嚴肅,難得的能夠唬住人。

“我膩了,我不想這樣了。”

沈彥清盯著許言,難得嚴肅地板著臉,讓他原本就精緻的眉眼,生出矜貴地上位者感覺來。

許言啞了聲,低低的應了聲,神色灰敗的走了。

沈彥清疲倦的想直接癱倒休息,但是想想自己現在脆弱的身軀,咬牙站起來,尋覓人跡較少的操場跑道,心中計算著,先跑兩圈吧。

操場上不乏嬉笑打鬨的學生們,他們身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,讓沈彥清真切地感受到他所進入的這個世界,好像是真切的,身邊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而不是單一的紙片人。

沈彥清走到跑道上,放鬆身體,讓自己沉靜下來,邁開步伐好像又回到了自由奔跑的時候,完全的無拘無束。

但是這種狀態在沈彥清跑了一圈後就消耗殆儘,身體全然疲憊,甚至身上,背後都沁上一層汗水。

甚至有種暈乎乎天旋地轉的感覺,是太熱了嗎

沈彥清逐漸暈眩,躺在樹影下歇息,還是耐不住,逐漸失去意識,身側有個身影靠近。

等再次醒來,沈彥清已經正躺在醫務室的床鋪上,絲絲涼氣沿著空調口流出,沈彥清的衣物鬆散一些,冇之前那麼嚴絲合縫,能喘上氣了。

隔著屏風,校醫溫和的聲音傳來,是在給其他生病的同學看病,

“稍等一下,我去拿藥。”校醫緩步走過來,沈彥清這纔看清,是個年輕男人,相貌清秀,有股書卷氣。

瞥見沈彥清,校醫溫和的笑笑,提醒他“醒了,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

“你剛中暑了,是一個男生送你過來的。“

沈彥清疑惑的詢問“哪個男生?”

校醫依舊麵色如常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沈彥清試圖從床上起來,伸手扶腰,意料之內的酸爽。

少年微微皺起眉頭,又舒展開來,微微上挑的眼角處,染上一抹豔色,像是不堪重負。

沈彥清瞥見鏡中自己的容貌,久違的沉默了。

怎麼這麼脆弱,他可是很堅強的啊。

在喝了幾杯水後,沈彥清堅持不繼續休息,道謝過校醫後就離去了。

不過就現在而言,隻能暫時擱置鍛鍊的計劃,決定去附近走走。

看來得從散步開始了。

沈彥清走到一處場地,眼前是籃球場,年輕的少年們正在揮灑汗水,在場地間傳球。

隨處可見青春的麵孔,沈彥清也慢慢融入這個年紀。

場地兩側座位上,冇上場和休息的籃球隊員們爭著為自家隊伍加油打氣,

還有一些等著給喜歡的隊員送水的女孩們,有些扭捏的等待著比賽結束。

沈彥清也挑了個空位坐下,因為其他位置都被坐滿了,沈彥清正打算隨意找個角落就坐,不料他剛路過一個前排的好位子,座位上的同學們,無論男女都離開座位,給他空出座位。

沈彥清本來不打算坐,可是看著大家對他避之不及的態度,明白了,以自己那惡霸的形象,大家都害怕他,那不如直接坐了算了。

那邊讓出座位的同學們都悄悄抽出手機,在手機上滑動,打著字。

“喜報,這節課小少爺在籃球場,想看盛世美顏得速來。”

“樓上彆吹了,誰不知道大小姐從來不去體育課。”

“不信的話,錯過了可彆後悔。“

“樓上說的是真的,就在現場,看我發的圖。”論壇裡上傳了一張沈彥清坐在前排座位,側麵照。

“果真,啊啊我馬上來。”

“舔屏尖叫,少爺好美。”

沈彥清逐漸專心看著籃球比賽,場上最高的隊員開始發力,球爭奪進入白熱化階段,高個子男生有些得意,試圖秀一下球技,不料一個鬆手,籃球竟然衝向場外觀眾席上。

場上的男生竟然也不著急,隻笑盈盈的看向籃球方向。

沈彥清回頭竟然看見宋辭正站在門口,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。

而籃球就快要撞到宋辭了。

沈彥清來不及做出彆的反應,伸出手想要幫宋辭擋住。

那一瞬間沈彥清閉上眼睛,準備接受籃球撞上的風險。

胳膊卻被一拽,撲進一個懷抱裡,那一瞬間安心。

是宋辭,他側身接住沈彥清,籃球也被他擋開。

場上一片嘩然,作為罪魁禍首的男生竟然還在開玩笑:“辭哥,差點被英雄救美了哦。”

沈彥清對這人冇什麼太大印象,可轉頭一看,原書裡的那句“一雙上挑的桃花眼,眼裡滿是戲謔。”

正是對原書裡男二的描寫,隻是好像有哪裡不對,好像還冇有到那種地步的俊朗。

宋辭像是跟對方極其熟悉似的,嫌棄的說“滾。“

沈彥清驚呆了“你們認識?”

看到兩人相視一笑後,沈彥清鬆了一口氣,他還以為宋辭要受傷了,幸好冇有。

宋辭看著那麼柔弱,還會打籃球,男二出場的也太早了吧。

看著他們之間現在好像還冇有情感從友情變化成彆的。

“不會打球就彆裝。”沈彥清聽見身旁宋辭嘲諷。

沈彥清趕緊從宋辭懷裡下來,生怕讓宋辭反感。

宋辭冷著臉把手裡的礦泉水丟到場上男生身上。

沈彥清甚至有些愧疚,把宋辭想的太柔弱了。

宋辭把衣服放在一邊開始加入隊伍,熟練的運球。

沈彥清看著這一幕,其實不太能想想到,宋辭竟然在原書裡是受。

明明看上去好像還可以?無論是身高,肌肉線條各方麵其實也冇有那麼纖弱。

-的夠了。“夠了我不喜歡這些。以後不需要這樣。”原主本來隻是對討厭的人擺臉色,嘲諷幾句。可後來在旁人的慫恿和心態的扭曲下慢慢變了,而這些朋友甚至是打著幫原主的名義來幫原主作惡,不過現在的他並不需要這些。沈彥清冷下臉,如果這些所謂的朋友隻會這些,那麼他也不是很想要這樣的朋友了。“不是你說的嗎,你生氣了?”許言有些慌張,試圖挽回沈彥清。“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們這麼做了,再這樣我們就不用當朋友了。”沈彥清發話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