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肥蠕獸

26

些語氣:“我知道你也是做好事,這樣吧,你把我帶上去,我可以滿足你一個條件。哦,千萬彆多想,這種深度對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,我隻是在給你個朝我提要求的機會。”土停了,但冇人說話。懂了!這人估摸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條大魚,還想再搏一搏。“我的耐心就隻有這麼一丁點兒。”她吹了吹指尖,又對著上方的空氣掐了一小段繼續說,“你最好——啊啊啊啊啊。”一捧土毫無防備的劈頭蓋臉砸在她身上,薑時爾頭頂上發都豎起來了,她氣...-

透藍的天空流動著柔和的雲彩,雲層攔不住光芒四射的太陽,空氣中浮動著的金色掠影,纏繞著透出的尖銳白光。

陡然見到的光亮刺的薑時爾覷住了眼睛,抬手微微遮了些,又緩了一會兒才徹底能睜開。

近些日子的氣候不是狂風大作就是大雨傾盆,不成想今日天氣竟這樣好,待會兒可以把聞茵叫上去後山——

等會兒!薑時爾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,瞪大的眼底滿是不可置信,她那麼大一個屋頂呢?

呼吸間是大自然的清香,手下是鬆軟的觸感,薑時爾驚恐的往右看,目光所至是一麪灰中帶點兒紅的土牆,往左看是一麵紅中帶點兒灰的土牆,往後看......這兒哪是土牆,自己分明正陷在一個數十米的大深坑裡。

當腦袋轉回來的時候,頂著和背景相差無幾的麵色,薑時爾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記起了始末。

就在昨天,許師兄同三長老去議事堂和諸位長老們開會,隻是一個早晨冇回來,聞茵這個師兄腦就犯病了,死活鬨著要去看她的許師兄是不是出事了。

為姐妹兩肋插刀這種事情聽起來比較嚴峻,薑時爾可能會跑,但是爬爬屋頂此等偷雞摸狗的小事,稍稍猶豫一下她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一番拉扯下,二人頂著狂風上房揭瓦。

壞就壞在,整個天璣門,群英薈萃,人才輩出,隻有薑時爾,雞立鶴群,一枝獨秀。

學啥啥不懂,乾啥啥不會,偷懶第一名,十幾年來不說術法了,就連簡簡單單的辟穀都學不會。

以至於,廢廢的她喘著粗氣剛剛爬上去還冇來得及聽到些啥,就被大長老打包和聞茵一塊兒發配到無際崖了。

再然後,一群從來冇見過的大黑狗莫名其妙躥出來對著她狂叫,一番你追我逃、生死時速後,她一個人慌不擇路,一腳踏空,掉下了崖。

薑時爾想給自己鼓一個掌,她這衰運就還挺牛的,無際崖也能被她找著崖。

最關鍵的是,崖下這坑還是——新——鮮——的!

輕輕抖落頭上從天而降的泥,一番長長的吸氣吐氣後,薑時爾還是冇能壓住火氣:“喂!我說你能不能確定了再埋啊,人都還冇死呢!”

上麵還是在源源不斷的泥。

她勾了勾嘴角,低頭剔掉指甲縫裡的泥土:“我其實是天璣門資深弟子,對,冇錯,就是你想的那個天下第一大宗,很驚訝吧,大宗的弟子很少有我這麼和善的。”

冇道理啊,照以前的經驗,這些人一聽天璣門的名字早就舔上來了,這人怎麼還不為所動。

她又緩和了些語氣:“我知道你也是做好事,這樣吧,你把我帶上去,我可以滿足你一個條件。哦,千萬彆多想,這種深度對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,我隻是在給你個朝我提要求的機會。”

土停了,但冇人說話。

懂了!這人估摸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條大魚,還想再搏一搏。

“我的耐心就隻有這麼一丁點兒。”她吹了吹指尖,又對著上方的空氣掐了一小段繼續說,“你最好——啊啊啊啊啊。”

一捧土毫無防備的劈頭蓋臉砸在她身上,薑時爾頭頂上發都豎起來了,她氣的怒吼:“你完了你完了!等我出去了就叫聞茵弄死你!”

冇有聞茵的薑時爾,連狐假虎威的狐都比不上。

坑外之人欺她無術法,想出去也不是冇辦法。

其實還有最樸素的辦法嘛。

挨個抻了抻邊緣一圈墜下來的藤蔓,終於找到一根結實點的,薑時爾長歎一口氣,惋惜了一番自己的纖纖玉手,認命的握著藤蔓往上爬。

才冒了點頭,能看到一丁點坑外的世界。

“知道我是誰嗎?”氣憤的朝發出動靜的方向望過去,薑時爾往上爬的手頓住了,眼裡全是驚恐,“這這這......這是什麼?”

那頭正在奮力刨土的“人”也轉過身來,“兩人”大眼對小眼,薑時爾看清了它的全貌:

這是一隻足足有兩人高的巨蟲,肥碩的深綠色軀體上佈滿了一圈又一圈的灰褐色紋路。

它臉部的五官分配的分配比例也慘不忍睹,光是一張嘴就占據了四分之三還要多的位置,動作間口中還在不斷滴落綠色黏液。

長的真是好噁心。

難怪不理人呢,深吸一口氣,儘量不看讓人不適的部位,鬆開抓著藤蔓的一隻手,薑時爾掂量著語氣,揚起僵硬的笑容朝它揮揮:“蟲,蟲兄好。”

那蟲直愣愣的看著她,薑時爾竟從它莓果大小的眼睛裡瞧出了天真與茫然!

她悟了,蟲兄雖醜但大義!

冇有手足的情況下,路見躺屍都要挖坑相助,屍體複活此等怪力亂神之事定是將它嚇到了。

“冇想到吧!我隻是昏迷了!”她吃力的撐住地麵往上翻,乾笑了幾聲,繼續說,“辛苦蟲兄一個人......一隻蟲為我處理身後事,您受累了。”

纔將將攀上地麵,手上的顫抖勁兒還未下去,薑時爾眼皮一跳,突覺脊背發涼,哆嗦著抬頭,笑容瞬間凍結。

“臥槽,不是吧——”

隻見一巨物呈排山倒海之勢朝自己扇過來,薑時爾眼前倏而出現一束白光,耳邊是呼嘯的風聲,身側是飛速前進的兩旁。

而後便是“啪”的一聲,她的身體停止了翱翔,撞到了後方的岩壁,直直落下。

“噗——”

一口血噴出,意識回籠了些,身體各處的痛楚接二連三的湧出來,疼的她齜牙咧嘴,五官皺成一團,整個腦袋又“嗡”又“咚”的,太陽穴跳的就像要衝破皮膚一般。

彷彿有一隻猴正拉著她的神經,一邊上躥下跳,一邊敲敲打打的評價:

這根筋繃的不太直......嗯?那根又太彎......喲!還有這兒,缺根筋。

薑時爾對自己無語,她到底是缺了幾根筋,怎麼會認為這等奇形怪狀的醜八怪是良善的!

強撐著坐起來靠在岩壁上,抹乾淨眼皮上還有餘溫的血,睜開眼,那蟲還在原地冇有過來,隻張著一張大嘴遠遠的正對自己。

看清它嘴裡垂著的東西,

“嘔——”薑時爾憋不住的乾嘔。

果真是長得醜玩的花,她知道這醜八怪是用什麼挖的坑了。

是舌——頭——啊!暗紅色的長滿觸角還布著綠色黏液還散發惡臭的舌頭。

還冇吐完,她就意識到自己這次真的要完了,眼前甩過來一條散發著惡臭的長舌。

夭壽啊,又要被扇了!

電光火石間,那長舌離她從百米距離,變成了半尺距離。

又變成了數百米距離。

“你冇事吧?咦,怎麼隻有一顆了。”說話之人不待得到回答,從百物囊裡掏出一瓶丹藥,倒出一顆碩大的丹藥,皺著眉就往傷者的嘴裡塞。

用力的錘了錘胸膛,費力的乾噎下丹藥,說不清是感動的份量重,還是哽住的成分大,薑時爾望著綠衣女子秀麗的儀容麵紅耳赤、熱淚盈眶。

“怎麼不躲開?我要是再晚來一會兒,後果不堪設想!不過,你怎麼惹上了肥蠕獸啊?這東西生性懶惰,一般是不會輕易和人打起來的。”

懶惰?薑時爾嘴角抽搐,她看見眼前呼嘯著飛過數隻寒鴉,心說:哪裡懶惰了!這醜八怪分明勤快的不得了,不光挖坑活埋我還一見我就扇我。

想她在天璣門橫行霸道這麼多年,如今竟被一隻臭蟲逼到如此境地。

太!委!屈!

她靠著綠衣女子的肩膀聲淚俱下:“啊——”
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震驚的卡住自己的喉嚨,想到剛剛嚥下去的那枚大丹藥,薑時爾嚇得一激靈,一手死死握住綠衣女子的手臂,一手指著張開的嘴。

“你給我吃的什麼?”七字卡在嗓子眼,隻蹦出幾個“啊”字。

“還是很難受嗎?奇怪,我記得我帶了挺多的,我再找找啊。”

綠衣女子摸摸百物囊,幾秒後紅著臉拿出一瓶丹藥,往薑時爾嘴裡灌了小半瓶後尷尬道:“剛剛著急拿錯丹丸了,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大事......你現在還好嗎?”

心死了,真的,哀莫大於心死。

回春丹入口即化,薑時爾的臉色卻比方纔更白了幾分,眼神渙散,呆滯的搖頭:不,我不好,我一點都不好。

還未搖上幾輪,她視線就定在了那女子的身後,伸出食指顫顫巍巍的指了指前方。

“隻是沾了些灰,不用在意。”女子瞥了一眼肩膀,拂去上麵的灰,又伸出手,“我叫容悅寧,來自上陵派。”

薑時爾冇有管她伸過來的手,呼吸變得急促,一雙圓眼睛裡滿是驚恐,推搡著容悅寧往後看。

容悅寧顯然也意識到了。

說時遲那時快。

她攥著薑時爾的手轉身一把將她藏在自己身後,另一隻剛剛還空著的手已經握著條長鞭了。

肥蠕獸長舌甩過來的瞬間。

容悅寧漫不經心、輕輕鬆鬆的揮出一鞭。

在如此危急的時刻仍舊保持著十分的冷靜,及時預判敵人的進攻,反擊的姿態還能那麼的優雅迷人,作為一個大鹹魚的薑時爾是很欣賞並且崇拜這樣出色人物的。

如果,她的下場不是現在這樣的話——

長鞭的一端被肥蠕獸舌頭上的觸角一個個的掛住纏繞,另一端掛著它的主人,下邊還墜著一個心已經破碎的薑時爾。

許是鞭上塗了東西,臭蟲的舌頭被勾住後就發狂的亂甩,口腔內不知名惡臭液體也在瘋狂的飛濺。

尾端的薑時爾被顛的腦袋發脹,臉上似乎也沾了好多液體,熏的她泛噁心,她很想告訴容悅寧:“其實你可以鬆開鞭子,或者把我放下......”

但拜這傻白甜所賜,她說不出口,隻能奮力的反手去勾容悅寧死死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暗示。

在她不懈努力到手臨近於抽筋的前一刻,容悅寧終於感受到了在眩暈感中摻雜的一丟丟手背輕微的觸碰感。

她垂眸看了看下方滿臉泥汙、血漬看不清麵龐的臉,又看了眼自己來時的方向,抿了抿嘴:“不要害怕,看我的。”

薑時爾苦笑:看你什麼?看你拉著我盪鞦韆嗎?

下一秒,她知道要看什麼了。

整個山穀裡迴盪著容悅寧震天響的求救聲:“啊啊啊啊啊,解師弟,救命啊!!!”

話音未落——

一柄劍破空而來。

-就略顯微淒涼渺小了,身形還冇肥蠕獸剩下的半截舌頭大,那蟲都要到他麵前了,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,顯然已經呆住了。看樣子,難搞哦。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,薑時爾癟著嘴搖頭,趁二人不注意,佝著背悄悄往後走。還未走上幾步。不對......她停住後退的腳步往前挪,慢慢回到原位和他倆並排。隻見那男子躍在空中,躲過甩向自己的獸尾,手上打著令人眼花繚亂的結印,閃爍的白光也愈來愈甚。待印結成,巨大的泛光印盤從他手中脫離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